涉房不良增80%、财富管理收入降11%招行人事更迭后面临哪些挑战?

发布日期:2022-04-23 06:13   来源:未知   

  营收、净利润增速同比下降超过2个百分点,4月22日晚间披露的一季报显示,经过前一阶段的高速增长后,国庆假期云南旅游收入超155亿元 恢复今年一季度,“零售之王”招商银行业绩增速出现了放缓的趋势。

  招商银行一季度营收、净利润增速下降与非息收入增长放缓有关。今年一季度,由于基金代销收入大幅减少,非息收入重要来源之一的财富管理收入下降超过11%。在此情况下,该行非利息净收入增速同比下降超过7.6个百分点。

  财富管理业务是招商银行去年确定的战略发展方向。去年全年增速高达30%以上,在非息收入中占比超过三分之一,成为其利润增长的重要驱动之一。但今年以来,随着资本市场波动加剧,基金收入下降,加上信用卡业务增长放缓、房地产贷款计提增加,该行业绩能否继续快速增长,也引起了市场担忧。

  披露一季报的当天,招商银行原行长田惠宇被查的消息被证实。4月22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田惠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当前,正值招商银行转型关键时刻,管理层更迭之后,大财富管理何去何从,如何继续保持竞争优势,可能都是招商银行需要面对的挑战。

  一季报数据显示,今年前3个月,招商银行实现营业收入919.9亿元,净利润360.22亿元,同比分别增长8.54%、 12.52%。

  同上年相比,上述指标均有所回落。2021年一季度,招商银行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10.64%、15.18%。据此计算,今年同期,该行营收、净利润增速同比分别下降了2.1个、2.66个百分点。

  在收入构成上,今年一季度,该行净利息收入544.6亿元,同比增长9.97%,比上年提高1.74个百分点,但非息净收入6.53%的增速却比去年同期的14.2%,大幅下降7.67个百分点,降幅达到54%左右。

  非息收入增速下降,主要原因是财富管理业务失速。受资本市场大幅下挫影响,今年一季度,该行财富管理收入104.29亿元,同比下降11.11%。而在上年同期,这一数据为114.2亿元,同比增长超过15%。

  今年一季度,资本市场股债双杀,股市出现明显回撤,一些热门板块大幅下跌,权益类基金整体表现欠佳,这导致新基金发行持续遇冷。与此同时,随着净值化转型、加大权益资产配置,银行理财产品净值自去年底以来,也开始出现大幅波动,不少产品已经跌破净值。

  这直接对招商银行的基金、理财产品代销收入产生了冲击。今年一季度,该行基金代销收入为17.27亿元,比上年的41.64亿元,大幅下降24.37亿元,降幅接近60%,并低于2020年的 25.82亿元。

  此外,代理信托收入也大幅减少。与上年同期相比,减少15.57亿元至12.28亿元,降幅达到63%左右。

  而财富管理收入,特别是基金代销收入下降,早在市场预料之中。在3月21日的2021年年报发布会上,招商银行副行长汪建中说,就基金销售来说,全行业都面临一定困难。今年将丰富产品体系,增加保险等优质产品供应。

  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该行保险代理收入54.71亿元,而上年同期为33.85亿元,在财富管理收入中增长最快。

  在2021年年报发布会上,时任招商银行常务副行长、董秘王良表示,总体上看,今年银行业面临很大压力。

  王良认为,压力主要体现在三方面:第一,去年以来,LPR利率两次下行,贷款利率面临下行压力;第二,各家银行存款竞争更激烈,存款成本会有所上升;第三,非息收入方面,开年后资本市场出现巨大波动,基金代理销售发行遇到很大困难。

  那么,财富管理收入增长放缓,对招商银行全年的收入、利润增长,将会产生多大影响?

  最近3年来,该行一季度的财富管理收入增速都不高。以2021年一季度为例,该行此项收入约114.2亿元,同比增长约15%,但全年增速却达到33.9%,在非息收入中的占比超过三分之一,仅基金代理收入就达到127.95亿元。

  进入二季度以来,资本市场并没有出现改善。截至4月22日,上证指数报收于3086.92点,较3月31日下跌约5%,创业板指数同期跌幅则达到约14%。由于业绩不及预期,光伏、生物医药、半导体、锂电池等板块的龙头股均大幅下挫。

  资本市场波动给商业银行基金代销等收入带来的不只是短期影响。此前2015年股市大幅波动后,2016年初短暂实施的“熔断”措施引起A股剧烈波动,导致部分银行基金代销收入大幅下降。数据显示,2016年,招行代理基金收入55.3亿元,同比下降26.29%,2017年进一步降至50.4亿元。2018年恢复到66.5亿元之后,次年又降至47.1亿元。直到2020年、2021年,才再次实现快速增长。

  基金代理业务收入与理财收入曾经是此消彼长的关系。2016年,招行理财收入48.1亿元,同比增长50.02%。2017年,继续增长到50.5亿元。此后的2018年、2019年降至21亿元、24亿元。经过2020年的恢复,2021年这项收入也不到60亿元。

  随着净值化转型完成,波动加大的理财产品能否在基金代销收入低迷之际,成为财富管理收入的主力,存在着不确定性。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招行理财代销收入17.65亿元,同比增长约4亿元,但增速远低于基金代销收入下降速度,只有保险代销同比增长约60%,然而能否撑起财富管理乃至净利润增长的大旗,仍有待检验。

  除了财富管理,招行的信用卡、个人住房贷款等业务也出现了增长放缓甚至规模收缩。截至3月底,该行信用卡贷款余额8237.6亿元,比去年的8420.5亿元,下降近183亿元,房贷余额1.37万亿元,仅比去年底增加约100亿元。

  除了规模收缩,还要面对信用卡业务的风险。今年一季度,招商信用卡新生成不良贷款87.68亿元,同比增加15.99亿元,在同期全部154.36亿元新生成不良贷款中,占比已经超过50%。

  由此而来的信用减值损失也会对利润带来一定影响。今年一季度,招商银行信用减值损失215.23亿元,同比增长4.76%。其中,贷款和垫款信用减值损失110.60亿元,同比增加49.90亿元,主要是对房地产风险客户审慎增提信用损失准备。截至3月底,该行房地产不良贷款余额94.04亿元,比去年底的49.61亿元增加44.43亿元,增幅接近90%;对公房地产不良贷款率2.57%,比去年底上升1.18个百分点,增幅接近80%。

  4月22日,中央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招商银行原党委书记、行长田惠宇,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消息公布前4天的4月18日,有关田惠宇被查的消息就已在资本市场流传。当天晚间,招商银行火速公告,董事会同意免去田惠宇行长、董事职务,并由王良主持该行工作。目前,该行新任行长尚未明确。

  眼下,正值招商银行转型关键时刻。去年年初,该行提出打造“大财富管理价值循环链”,确定将大财富管理作为今后的主要发展战略。

  早在2020年年报发布会上,该行董事长缪建民就表示,招行正在打造大财富管理银行,若是从财富管理的角度看,招行的财富管理板块估值应该对标国际上的财富管理机构而不是商业银行。财富管理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商业银行的估值逻辑。今年3月的发布会上,他再次表示,如3.0模式很好的落地,招商银行不仅可以做大,还可以做强,成为一家能够穿越周期的基业常青的银行。

  与其他商业银行有所不同,自1987年成立以来,招商银行行长一职长期保持稳定。在长达35年的时间里,只有三任行长。其中,首任行长王世桢、第二任行长马蔚华,任职时间长达12年、14年。

  作为国内最为优秀的商业银行之一,招商银行的零售业务优势经历了长时间的积累。在王世桢、马蔚华时期,招商银行发行电子货币卡“一卡通”,即如今的金葵花卡,大力发展信用卡、中小企业等零售业务,从而奠定了其零售优势。

  与前两任相近,田惠宇在招行任职时间长达9年。2010年,招商银行开始进行以降低资本消耗、提高贷款定价、控制财务成本、增加价值客户、确保风险可控为五大主要目标的“二次转型”。2013年开始,面对宏观经济下行、利率市场化加速、互联网金融等冲击。该行开始深化二次转型,提出轻型银行的战略,并在2016年大力发展金融科技。

  在上述基础上,招商银行2018年提出“零售金融3.0转型”,通过招商银行、掌上生活两大APP吸引用户流量,进而搭建财富生活生态圈。2021年初,该行再次提出,实现从月活用户(MAU)到AUM(零售客户总资产)的转变,以此驱动大财富管理战略。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3月底,该行零售客户数达1.76亿户,AUM余额11.33万亿元,是2016年的两倍以上,并远超表内资产规模。也正是在这一战略的驱动下,招商银行的零售业务优势进一步扩大,业绩增长也在国内商业银行一骑绝尘。

  而在4月18日早间,田惠宇被查消息传出后,招商银行罕见大跌,A股盘中最大跌幅一度超过8.6%,随后两天分别下跌2.97%、2.38%。从次日开始后的两个交易日,招商银行H股也分别大跌11.46%、4.91%。

  战略连续性之外,相对于其他同业,招商银行的零售、财富管理,无论是收入规模还是利润占比,都具有明显优势,但也面临越来越多的挑战。

  招商银行去年提出,未来5年零售AUM的复合增速将保持两位数增长。去年全年,其AUM同比增长20.33%,一季度则增长了7.3% 。但今年一季度,这一数据只有5.39%。MAU方面,该行2021年来自APP的MAU只有3.74%,比上年的6.86%下降近一半。

  不仅如此,招行还面临同业的激烈竞争。近年来,继零售之后,财富管理业务带来的丰厚收益,让商业银行纷纷将财富管理业务作为大零售业务和收入增长的发力点,导致竞争越发激烈。如何继续保持竞争优势,在经历人事更迭之后,可能是招商银行需要直面的挑战。